????“小锦,怎么了?”正盛饭的骆楚忽而就觉得不对劲了,从前孟子航每次回家。都是跟小锦说说笑笑的,可现在,门都开了半天了。小家伙一声不吭的。

????不对劲。

????很不对劲。

????“小锦,谁呀?”看来。这人应该不是孟子航了。

????骆小锦这才醒过来。小身板突然间泥鳅一样的一挣,猝不及防的,居然就让他挣开了龙沐深。‘哧溜’一下就滑到了地板上,“你是谁?”

????那种熟悉的感觉还在,小家伙很纳闷。明明不认识。可为什么就是觉得这人熟悉呢?

????定定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忽而,小家伙眼睛一亮。“怪不得我觉得你眼熟呢。哈哈哈。你长得象我,真象我。”

????骆楚手里的勺子‘啪’的落下。慌慌的冲过去,有种不好的感觉袭上心头。小锦只象一个人,那就是龙沐深。

????可孩子说外面的人长得象他……

????龙沐深绯薄的唇微勾,不得不说。儿子的反应还真是快,不过,这话应该反过来说吧,“小锦,是你象爹地。”

????“爹地?”小锦愣住,转头看才冲过来了骆楚,“妈咪,他说……”

????骆楚在看到龙沐深的那一瞬间,整个人石化了。

????五年了。

????她刻意的不去关注龙沐深,家里从来不买报纸杂志,她也从来不看新闻不上网,所以,龙沐深过得好过得坏,她全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她安安静静的就在B市过她自己的小日子。

????本以为可以与小锦相依为命一辈子,没想到,龙沐深到底还是找过来了。

????看着他,她眼前浮现的全都是当年他给她的屈辱与折磨。

????她对他的深爱,随着他压断了她的双腿,就再也没有感觉了。

????心都麻木了,又岂会再爱。

????她连爱都不会了。

????骆小锦看看骆楚,再看看龙沐深,越来越懵了。

????两个大人,你看我,我看你,没有一个人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