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一百三十五章:徐家有女初成长

????天才壹秒记住一起看书网 『 www.yqkbook.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将首都的秋天抛至脑后,在上空回首,她恍然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那种感觉,好似在洛杉矶的街头看见分隔两地许久未见的小情侣激动相拥。

????那种感觉,好似她要去见的不是她将将爱上得丈夫,而是一个相爱多年的伴侣。

????她侧眸,视线移至窗外,高空之上,一切如此相同,可又如此不同。

????每一朵云彩都异常美丽,每一朵云彩都有自己的不同之处。

????旁人总说近乡情怯,她这算什么?

????她怯的不是乡,而是人。

????是那个即便远在国外也掌控着她一举一动强势霸道的丈夫。

????他若未曾掌控她一切,又怎会她今日手中工作结束?

????又怎会让徐君珩过来将自己压过去?

????这个男人啊!太过阴暗。

????-----那方-----

????徐绍寒从会晤中脱身出来已是数小时之后的事情了,周让将安隅这通电话告知人,且还道,“叶城说,太太上飞机了。”

????“几点到?”男人伸手脱了身上西装外套递给他问道。

????“晚上十点,”他答。

????“时间挪开,去接机,”他话语平稳,透着忙碌许久未曾休息好的倦意,但这倦意也之外周让跟前表露出来。

????“您晚上要同---------”

????周让的话语止在了男人平静但却晕着暴风雨得神色中。

????他鲜少说重话,基本不说。

????但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有意见,总归是要有种方式表达出来的。

????比如,这日,他伸手在兜里掏出烟盒,叼着烟点火的模样会让人联想起站在街头的小痞子。

????烟雾缭绕之际,他的视线如同万丈光芒落到周让身上,他说,“你凡事安排细致的模样会让我觉得你才是老板。”

????这话,何其残忍?

????这若是放在古代朝堂之上,该有多少人因帝王如此一句漫不经心的话语而掉脑袋?

????自古伴君如伴虎,这话、即便是在二十一世纪,也已然凑效。

????周让战战兢兢诚惶诚恐微微颔首玩笑,话语毕恭毕敬道;“明白。”

????男人闻言,微微转身,抬起夹着烟的指尖向后摆了摆,示意他出去。

????转身出门,这个跟着徐绍寒征战商场多年的特助险些脚下失稳。

????外间,跟随而来的警卫捡见其如此,猛然伸手扶住腿软发虚的周让;“周特助,您还好?”

????他站稳身子,稳了稳情绪,摆了摆手,示意无碍。

????七年、两千多个日日夜夜,即便是最艰难之时,他也不曾用如此苛刻的言语对待秘书办任何一位成员,而今日,却在他身上开了先例。

????周让的心,怎能不颤?

????此后,他知,事关太太,才是重中之重。

????多年后,当徐绍寒稳坐全球首富高位之时,有人曾在私底下询问这位跟着徐董征战商场多年练就一身好本事的特助,问他怎就如此八面玲珑。

????周让笑而不语,心道;这世间所有的八面玲珑都是付出了及其惨痛的代价练出来的。

????他此生,栽跟头栽的最狠的便是在安隅身上。

????飞机临近新加坡上空,一上飞机就补眠的众人微微转醒,徐君珩睁眼之际,侧眸望了眼这位外界传闻心狠手辣的弟媳,今日,算的上是首次私底下相处。

????许是身旁视线太过炙热,安隅微转头,视线落在这人身上,后者眼眸深处有一闪而过的尴尬。

????随即,只见他伸手将膝盖上的薄毯往上拉了拉,浅淡的话语只有双方才能听到;“身体如何了?”

????“挺好,”她答,心道、你这关心未免太过牵强。

????但人家客气,她总不能不讲理数直接打脸不是?

????“离上次见面,好似是许久之前的事情了,未曾想,在见,你成了我徐家儿媳,”他笑意浅然,未及眼底,说出来的话语并无何温度,反倒是温淡中带着些许凉薄。

????天家人的本性。

????“我也未曾想,原以为你只是富商之子,未曾想段位远高于此,”她淡薄开腔,话语中的诧异也确实是真实的。

????她真的未曾想,未曾想这人竟然是一国太子爷,更甚是未曾想,成了自己丈夫的哥哥。

????造化弄人?

????还是说缘分使然?

????闻言,男人浅笑,靠在座椅上的人缓缓前倾身子,动了动脖子,“这世间想不到的事情多了去了,不是嘛?”

????“那倒也是,”她浅浅点头,应允了他的话语。

????那淡薄的模样如同外头传闻那般,对何事都不屑一顾。

????“我以为你会跟唐思和结婚。”

????“那得说你徐家好手段了,逼婚这种戏码一等一的高,”她淡笑,安隅必须承认,这话、只是她用来怼徐君珩的,绝无其他意思。

????但这人的理解能力不知是太差还是刻意而为之,“绍寒听见了,得多伤心?”

????二人的话语声终结与此,安隅不想在言,而徐君珩也看出这人发自内心的冷漠与不悦。

????飞机逐渐降落时,徐君珩想,他与安隅初见是何时?

????哦、是在2003年一个深秋雨夜。

????那年,h国的冬天来的格外早,他查考察路过此处,恰逢那日首都大雨磅礴,砸在车窗上的架势格外吓人。

????祁宗只道h国的天气真是比女人心还难测。

????上午阳光明媚,下午微风不燥,夜晚给你来场磅礴大雨,阻挡你归家的路程。

????那夜的雨势太过湍急,秘书开车小心翼翼行驶在路上,以20码的龟速前行,雨刮速度开到最大,一路开着双闪缓慢往前挪着,。

????不曾想,行至斑马线时,砰的一声响。

????随之而来的是响策天际的刹车声。

????秘书祁宗原本小心翼翼的神色瞬间惊恐,随后,微颤栗着将视线落向后座,不曾想,后座人亦是满面沉重。

????他们二人都怕,怕什么?

????怕明日h国头版头条是【z国太子爷夜行驾车致死事件】

????雨势未停,徐君珩沉吟片刻开口;“去看看、。”

????言罢,撑着雨伞推门下车。

????乍一入眼的是一个女子躺在地上,浑身早已湿透。

????徐君珩握着雨伞的手缓缓紧了紧,2004年,他尚且还在建设事业,万万开不得玩笑。

????若出人命,毁的、不是他个人,而是家族声誉。

????他稳了稳心绪,而后缓缓蹲下身子,伸出食指,微微探向她鼻息间。

????伸手这个过程中,他的脑海中想好了一百种应急方案,其中,包括毁尸灭迹。

????亦或者,瞒天过海。

????而伸出去的那一瞬间,男人提着的人狠狠落下;“还活着。”

????“去医院。”

????那一刻,他如释重负。

????这日夜间,一场“车祸”阻挡了这人归家路程,医院长廊内,医生正在给她做检查,祁宗拿着她湿漉漉的手机过来,万般奇怪;“这女孩子手机里没存任何人的号码,也无任何通话记录,真是奇怪。”

????说到此,他面色为难。

????若是在国内,此事、极好解决,但此时,是在国外。

????此事,越隐秘越好,以防有心之人随意杜撰。

????于是这夜、他们二人在医院守了这人一夜。

????直至次日清晨,她手机里的一通短信解救了他们。

????将他们救于水火之中,证明这人,不是个无主之人。

????那日,他看了一场深情款款劫后余生的戏码。

????病房内,面色苍白的女孩子被男人拥在怀间默默无闻掉眼泪,那平淡隐忍的容颜在洁白的病房里如同一只利爪抓住众人的心。

????男人的后怕与女子的眼泪在瞬间让整个病房的人都静默无声。

????那时,他想,这该有多爱,才能让一个八尺男儿当着外人的面掉眼泪?

????一切办好离去时,祁宗说;“那是唐家公子。”

????“谁?”他诧异。

????“唐家公子唐思和,”祁宗在道。

????那一刻,徐君珩说不清自己心理是何感想,震惊、诧异、不可置信,以及疑惑,更甚是微微失落,那些许感情、齐齐上演。

????回首如今,那个曾经抱着另一个男人失声痛哭的女子如今成了他弟媳。

????现实总是给你出其不意的惊喜,也总是让你怀疑人生。

????这日,祁宗的目光频频落在安隅身上,带着打量与思忖,但到底是混迹政场的老手了,知晓隐藏。

????这日晚九点五十,飞机滑向跑道,徐君珩拿出手机开机,里面是一通又一通的电话及短信。

????最显眼的、莫过于徐绍寒那通了。

????他伸手,点亮屏幕,将手机递给安隅,示意她看。

????她看完,微抿唇。

????只见徐君珩伸手将手机收进西装内袋,话语淡淡,带着莫名的警告;“前程过往既以消逝,向前看才是正确选择。”

????“既是前程过往,徐先生再提起是何意思?”她问,伸手将手中薄被放在身后,做下机准备。

????而徐君珩,亦是如此,空姐前来帮忙,被着二人挥散,只听他在道;“警醒我自己,也警醒警醒你。”

????言罢,男人起身,伸手将外套套在身上,往旁侧了步,示意她先出去。

????安隅动了嘛?

????未曾,她深邃的目光带着冷冷的寒意落在徐君珩脸面上,而对方,擒着一抹官方可客套的浅笑及其陌生的望向她。

????四目相对,成年往事如同幻灯片似的映入安隅脑海中。

????许久之后,在空姐的催促声中,安隅用仅是二人听得见的声响开腔言语;“既如此,徐大少还是莫要在我跟前晃悠的好。”

????言罢,她跨步向前。

????“正有此意,”他答,随后跟上她的步伐。

????若按段位与常理,徐君珩应当是走在前头的,但此时,他极有绅士风度的将这个位置让给了安隅。

????让给了自己的弟媳,让给了-------。

????身后一众秘书望着稍觉怪异,但无人敢言。

????反倒是祁宗、怀疑的目光更甚了些。

????机场通道内,一行商业男女跨大步而出的场面颇为引人注目,因着近期八国峰会,机场守满了各国记者,一行人从VIP通道直接乘车离开,未曾走正常出口。

????场外,徐绍寒早已候在此。

????一行人出来时,本是候在车旁轻点烟的男人猛然间跨大步向而去,更甚是稍有急切小跑。

????随后、在众人视线中,狠狠的将人拥进怀里。

????2007年9月25日,z国的秋分时节,安隅踏上飞往新加坡的飞机,横跨数千公里,只为见自家爱人。

????再此之前,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她会为了徐绍寒为了这场婚姻选择退让与迁就。

????夜幕繁星之下,他伸手将她揽进怀里那一瞬间,她那且怯弱的心情,霎时烟消云散。

????剩下的,只是来之不易与相隔甚久的温暖。

????“想不想我?”他低眸,抵着安隅光洁洁白的额头,软软糯糯开口询问。

????她轻嗔了人一眼,未言。

????安隅并非脸皮厚,在外人跟前上演恩恩爱爱吴侬软语的戏码,她尚且还做不到。

????这一眼,比她言语千万更管用些。

????徐绍寒沛然浅笑,伸手将人揽至怀间,笑容赛过这满天星辰。

????晃的众人眼帘生疼。

????而一旁,祁宗不经意见将目光落向徐君珩,之间这人,面色平淡如常,无半分情绪可查。

????小别胜新婚,并非凭空而来。

????最起码、这夜、安隅充分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

????异地相拥的感觉远赛过熟悉屋檐下的甜言蜜语。

????周让说:他数日未曾休息好。

????安隅想:并不像。

????或许,他在骗自己。

????一个数日未曾修整好的人精力怎会如此旺盛?

????清晨伊始,身旁已无他的身影。

????异地醒来,稍有不适,窗扉微开,许是徐绍寒的杰作。

????这人,昨夜刻意关紧门窗。

????且言语暧昧,惹的她一阵轻嗔。

????她抬手,洁白的皓腕落在自己额间,悄然翻身之际,目光撇见一旁床头柜上的纸条,上方是铿锵有力龙飞凤舞的一行字。

????【稍忙,醒来给我电话】

????安隅稳了稳清晨转醒的燥气,靠坐床头许久之后才拨了通电话过去。

????那侧、未曾接起,反倒是片刻之后房门传来响动声。

????原、他就在隔壁。

????“睡好没有?”男人迈步而来,坐在床沿将她揽入怀间,许是看出她清晨醒来稍有燥气。

????低头轻啄她面庞,显得那般温软。

????指尖落在她鬓角处缓缓轻柔着,无限温情。

????她不言,蹭了蹭人脖颈,且还带着一声轻叹。

????徐先生低笑揶揄道;“清晨醒来就叹气,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封建迷信,”她道。

????这人闻言,笑意更甚。

????“醒来洗漱一番,吃点东西,若是觉得无聊我安排人带你四处走走,名胜古迹虽不如首都历史悠久,但有几处地方还是值得逛逛的-----,”他话语淡淡,替她安排好整整日的行程。

????徐太太淡淡听着,直至他说完。

????女子开口道:“徐先生是喊我来旅游的?”

????话语落,男人抚着她腰间的手一顿,这是-----有情绪了?

????能没情绪吗?她大老远的飞了数十个小时过来难不成就是为了来旅游的?

????当她闲的?

????“旅游是次要的,陪我是主要的,若是不想,那便同我一起,但会议冗长难免无聊。”

????徐太太闻言,抿了抿唇,情绪颇高。

????徐绍寒给的两条路,她都不想选。

????随即,女子伸手扒拉开自己腰间的大掌,又窝回了被子里。

????情绪渐浓,满身不悦。

????坐在床沿的徐先生见她如此,心头猛抽,望着窝在床上背对自己的人,俊颜稍稍有些为难,薄唇紧抿,盯着她许久,微弯身,和着被子将人拥进怀间。

????宽厚的大掌落在她面庞上,缓缓抚着,说着吴侬软语。

????“让你来,是念你,想你,担忧半月不见,你我之间好不容易升温的夫妻感情因着时间这个魔鬼而消散,替你安排行程,是怕你呆在酒店无聊,有情绪,安安,我所做之事,或许不妥当,但你要相信,我是爱你的。”

????这日,安隅未曾接受徐绍寒的安排,而他,也确实无过多时间来陪伴她这个特意从z国首都飞过来的闲人。

????清晨梳洗一番,她穿上一身亚麻长裙,离了酒店。

????投身于这座繁华城市的街头。

????这是她数十年来唯一一次充当游客的身份,如此闲庭信步的游走在这个陌生繁华的城市街头。

????十几年的生活,她是个逃亡者,是个寄人篱下的小丑,是个在生活之渊苦苦挣扎的卑微者。

????可今日、她摇身一变,成了闲庭信步观赏着这个城市美景的游客。

????街头上的安隅,有那么一瞬间,不敢相信自己此时的状态,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只是一个简单的游客。

????这日的阳光太过温暖。

????温暖的她挒去了周身寒凉。

????这日上午,正与八国商人上演宫心计的徐先生收到了一通来自于自家爱人的短信。

????内容简单,但却震撼他心。

????【人生行至二十三载,初为看客,感谢徐先生】

????周让不知发生了何事,只知本该轮到他发言时,这人低头盯着手机有冗长的静默。

????连带着那在指尖随意转动着的签字笔也猛然间定下。

????眉眼间是震惊、是隐忍,是心疼。

????这些情绪,全全被他收至眼帘。

????他坐在身后,微微俯身,用仅是二人听得见的声响轻唤提醒他;“先生。”

????霎时、徐先生猛然惊醒。

????抬眸望向会场众人,这才开口发表了一场言简易亥的关于八国纪经济的言论,虽话语稀少,但字里行间无疑不透露着这人的专业与刁钻的眼光。

????言罢,会场有片刻静默。

????随之而来的是各国代表纷纷称赞的声响。

????这日,新加坡街头,安隅手机响起。

????徐先生说;【世界很大,尽情观赏】

????她正低头看着,一通短信在度进来。

????-------

????2007年26日,新加坡街头,有一女子拿着手机漠然流泪。

????来往过客,有人发出关心的询问。

????她微摇头,表示无碍。

????路人不信,临走之时频频回头观望。

????临了,她哭着哭着就笑了。

????抬手捂住泪流不止的眼帘,忽觉手心有人触碰,低头望去,一三五岁的小男孩拿着纸巾举向她跟前,女子伸手,接过纸巾。

????轻声哽咽道谢。

????前方,小男孩迈步朝母亲而去,软糯糯的声响问到;“妈妈、姐姐为什么又哭又笑?”

????“大抵是太开心了------。”

????是啊!她太开心了。

????太开心了。

????开心的站在这座陌生的城市街头喜极而泣。

????徐先生说;【徐家有女初成长,山河人间皆可行】

????你是我将将长大的女儿,山河也好人间也罢,都有足够的时间去欣赏它。

????不怕开头晚,就怕未曾开头。

????徐绍寒给安隅的爱,是宽容的,是放纵的。

????他纵容她的情绪,包容她对这个世界的恶意。

????愿意给她无限宠爱。

????这一切,种种、都足以让这个从未被爱过的女子沦陷。

????都足以让她在这场婚姻中失去本心。

????这日的新加坡,气温舒适,微风不燥,阳光正好。

????抬头望去,光辉无限灿烂。

????这日,休息期间,祁宗拿着文件夹出来,站在酒店茶水间望着那个突自倒水的男人。

????一席话语,欲言又止。

????许是这种情绪太过明显,明显到徐君珩看不下去,背对他开腔道;“有何要问的,直接说。”

????“她-------是雨夜街头那位?”

????这个她是谁,不必言明,二人皆知。

????“恩、”他浅应,仅是一字便代表一切。

????“如此人,入徐家门,您不言语何吗?”

????如此人?

????闻言,徐君珩端着杯子的手紧了紧。

????“什么人?”他反问。

????话语听不清任何情绪,如同这屋子里的空调,一直都是恒温状态。

????可若是细细琢磨,便会发现这话语间的不一样。

????“这年头,上层圈子里的人,有几个是干净的?”他在问。

????简短的两句话,却是满满的维护。

????若说第一句询问是平淡的,那么第二句他若还是听不出深意的话,只能说是白混了。

????祁宗微颔首,不在言。

????下午时分的会议时间,定在下午,徐绍寒陪着安隅吃了顿午餐,便又离开了卧室。

????他的生活,除去会议,依旧是会议。

????徐君珩的前来便代表此行不会也不可能简单。

????中午时分的酒店会议室,众人围坐在一起,商榷这接下来该如何应对对方的问题,商讨会议方案。

????头脑风暴的召开让徐绍寒暂时没时间去管安隅。

????徐绍寒很忙,安隅也也很忙。

????徐先生忙着建设祖国经济,安隅忙着欣赏这座城市的美景。

????行至第二日,她本意是想独自驱车去某一景点,但被徐先生拒绝,原因是路况不熟,担忧出事。

????话语落地,见她面色不大好。

????这人又让了一分,温温笑着询问;“不若?给安安找个司机?”

????她冷睨了人一眼,拒绝了这个方案。

????她素来独来独往惯了,多了个旁人,总觉难受。

????只怕到时,美景在美,也无心欣赏。

????下午,她乘地铁出行,地铁车厢里,与这座城市的主人们挤在一起。

????八国磋商在新召开本就是一件异常浓重的事件,却不说新加坡,就单单是首都日日各大报纸日日都播报这这场会议,间接性的让众人知晓,z国商会会长徐绍寒在这场会议中持有如何立场。

????地铁上,有些许人拿着报纸在看新闻,,安隅站在一抓着扶手,余光落在那人手中报纸上,上面大篇幅的报道都在说徐绍寒就昨日对八国经济发表的言论。

????言简意赅的被一些媒体朋友们改编之后,只剩八个字【互利互惠、合作共赢】

????眼前人翻着报纸,点评道;“话语精准,目光长远。”

????安隅闻言,笑了。

????为何笑?

????有人在夸奖她丈夫,这是一种会心的笑意。

????国与国之间的关系,无异于家族与家族之间的关系,这世间,之后合作吃饭才能长久。

????而徐绍寒深谙此理。

????八国峰会进行到第八日,首都总统府发来了指示。

????但这指示,来的时间不大尽人意。

????夜间,正浓烈时,一通来自首都的电话让徐绍寒不得不停下一切事物去接这通电话。

????数分钟之后,这人歉意的目光落在自家爱人身上。

????徐太太恼火,及其恼火。

????冷怒的目光盯着人,眉眼间的委屈尽显无疑。

????看的许先生心头都颤了。

????“事出紧急,乖。”

????“离我远点,”她伸手,拍开某人落在自己脸面上的爪子。

????浓烈的不满毫不掩饰。

????夜间十点,卧室一片空荡。

????一场紧急会议在夜间拉开序幕。

????直至凌晨四点,才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开门进来。

????和衣躺在了身旁。

????随后,一双宽厚的大掌围住她的腰间。

????徐绍寒俯身,轻啄她的发,随后喃喃开口;“晚安。”

????她嘤咛一声,继续浅眠。

????次日转醒,徐绍寒依旧不在。

????安隅起身,洗了把脸,泡了杯咖啡,行至套间阳台,坐在藤椅上看着这花园酒店里的美景。

????九点整,徐绍寒进来,见床上空荡荡,反倒是阳台纱帘微杨,迈步过去,见人坐在藤椅上看着下方美景。

????他走进,伸手抱起人,落在自己膝盖上。

????随后,嗅了嗅鼻子,闻见咖啡味,伸手接过她手中杯子,轻声道;“空腹不宜饮咖啡。”

????她未应。

????目光依旧落在楼下绿植中。

????徐先生伸手摸了摸她的脸,淡问道;“还在生气?”

????“没有,”她的,话语硬邦邦的,没有丝毫温度可言。

????“恩、没有,安安说没有就没有,”他笑言,这语气,好似一个惯着女儿的爸爸才有的口气。

????安隅睨了人一眼,欲要从他腿上下来,却被人圈的更紧,徐先生放吗?

????自是不放。

????“乖、晚上补回来,不气了,免得伤了身子。”

????他轻哄着,语气是旁人从未见过的温柔。

????面对安隅时,这个冷历寡漠的商场霸主,眼眸中时常蕴着一丝温柔。

????而这温柔,只有安隅在时,众人才会看的见。

????这夜间,徐先生应酬,酒局在身。

????晚餐,独留她一人。

????这场应酬,他从一开始未曾说要带她。

????安隅也未曾询问半分。

????只是晚餐过后,换了身舒适的长裤长袖欲要下楼去花园里转转。

????自古酒桌之上,少不了你来我往之间的暗自交锋,更甚是少不了话语之间的暗潮汹涌。

????数日前,徐氏集团一众高管落地新加坡时,身后跟了一个不知名的女子。

????不是公司员工,亦不是某位员工家属。

????她拉着行李箱走在众人身后,同机,但不同行。

????这人,全程周让安排。

????数日来的会议,未曾相见,今日酒桌上倒是见到了。

????她以徐氏集团公关部员工的身份出席此次宴会,席间,负责端茶倒水等工作,也更甚是负责给各位老总敬酒的工作。

????陪酒师这个行业,在z国是合法的。

????但徐绍寒不喜对外称他们是陪酒师,只因,显得不大有诚意。

????于是乎,但凡是能跟徐绍寒上酒桌的女人,都以徐氏集团公关部员工的身份出席,有些员工,能长久为公司卖命,有些员工,只能干一天。

????今日来这人,第三次同徐绍寒出席这等场合。

????在数位来往女人之间,她算得上是久留的一位。

????自古烟花场所最吸引达官贵人,这一定律在哪儿都受用。

????交谈之间,有人笑到;“徐先生身旁的员工当真是个个极品。”

????男人闻言,浅笑道;“能得您的夸奖也是她的本事。”

????说着,他视线漫不经心扫了眼女人。

????那人会议,伸手端起杯子到了杯白酒,朝着说话的人道;“詹姆斯先生,感谢您的夸奖,我敬您一杯。”

????如此会向事,生的漂亮,又能喝的女人,会有人不喜?

????只怕是没有。

????期间,徐绍寒目光落在周让身上,那一眼,周让知晓,老板欣赏这个会向事会识人颜色的姑娘。

????一个陪酒师敬的酒詹姆斯或许可以不喝、

????但徐氏集团公关部员工敬的酒,不喝、就是不给徐绍寒面子。

????于是、酒桌上,众人只看到一个外国人,端起酒杯硬生生闷了一口极品茅台。

????一杯下去,面无人色。

????酒过三巡之后,众人散场。

????本就是在酒店应酬,离去也无需走远。

????周让送众人离开,转眼便见陪酒女子站在老板身旁,隔了三五步远,微颔首在同他言语什么。

????男人面色平淡,无喜无不喜。

????远远看去,好似一副在认真听人说话的模样。

????可是如此嘛?

????不是。

????他只是席间饮了酒,不想过早回去熏他的爱人。

????所以,所以站在庭院中散散酒气。

????至于身旁女子在说何,他一句也未曾听清。

????满脑子都在想着他的爱人。

????直至周让走进,他也不散酒味了。

????麻烦。

????索性伸手脱了身上沾满烟酒味的外套,哗啦一声扔给周让,迈步朝房间而去。

????只是,将走两步,便见树荫下站着一穿着米色娃娃衫的小姑娘。

????乍一入眼,他恍惚以为是哪家的小姑娘偷跑出来了。

????细看,才知,是自家爱人。

????他想,真是喝多了。

????喝多了。

????男人跨大步过去,伸出去的手还未碰到人家,只听徐太太冷声道;“不跟人月下浅聊了?”

????她行至此,站了许久,就是为了不上前去打扰人家。

????“、、、、、、吃醋了?”这话,他不是担忧着说出来的,而是、高兴的、愉悦的、甚至是话语见隐着小小的雀跃。

????那个数月前将别的女人往他身边送的人消失不见了。

????安隅不知,此时,她站在树荫下满脸轻嗔瞪着他的模样到底是有多迷人。

????徐先生笑容蔓延开来。

????也不管她愿不愿,伸手将人揽至怀间。

????压的紧紧的。

????是那般的是深情。

????后方,周让望了眼站在一旁的你女子,即便是身为男人,即便是征战商场多年,他不得不承认,这人的酒量,当真是一等一的好。

????良久,他伸手抖了抖徐先生的外套,妥帖的挂在臂弯间。

????望着女子道;“在你之前,徐先生身旁的陪酒女士共有三十六人,期间,有一人颇得徐先生看重,但最终没能长久下去,冯小姐可知为何?”

????女人望着他,摇了摇头。

????只听他在道,话语淡淡、似是诉说;“肖想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这是警告,也是提醒。

????徐绍寒对女人向来出手大方,不会委屈了她们。

????但并不代表,他的大方便是对你有意。

????错了、徐绍寒这样的男人,只会对安隅有意。

????他只会对她太太有意。

????这几日安隅吃过的饮食,都是这人在席间品尝过觉得她可能会喜欢,才吩咐人送上去的。

????回房间路上,徐绍寒满身酒气走在安隅身旁,她微微嫌恶,往一旁去了去。

????这人许是发现了,伸手欲要牵她的手。

????她躲。

????他不依不饶,强势霸道的与她五指相交。

????且还一本正经道;“这才是夫妻散步该有的样子。”

????她睨了人一眼,淡淡袅袅开腔;“酒鬼。”

????且还是个招惹狂蜂浪蝶的酒鬼。

????但这话,安隅没说。

????若是说了。

????谁知道他你能接着酒劲儿干出什么来?

????徐先生闻言,不怒反笑。

????“你那也是个喜欢安安的酒鬼。”

????情话来的太突然,砸的安隅稍有些晕头转向。

????抬眸忘了眼男人,是那般又好气又好笑。

????他是成熟稳重的,亦是带着孩子气的。

????但孩子气的一面,除去安隅,谁也未曾见过。

????这夜间、徐先生借酒撒疯,惹的她怒火肆起。

????但又明知这人是半醉状态,抱着不跟酒鬼一般计较的心态,愣生生的忍了一宿。

????只是第二日,浑身唱起了哀歌,如何都不是滋味。

????------题外话------

????万更……求表扬天才壹秒记住一起看书网 『m.yqkbook.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